<sub id="3xv7b"></sub>

<thead id="3xv7b"></thead>

      <sub id="3xv7b"></sub>

        <sub id="3xv7b"></sub><sub id="3xv7b"></sub>
        <sub id="3xv7b"></sub>
          文化 史事留痕
          梅蘭芳:我的戲是歷經幾年幾十年改成功的
          華夏經緯網   2020-04-20 17:32:13   
          字號:

          ◆《黛玉葬花》 ◆《太真外傳》 《嫦娥奔月》 ◆《玉堂春》 制圖:李潔

            《鬢邊不是海棠紅》熱播,京劇傳統戲碼與舊日梨園軼聞隨劇情一起成為爆款。可是,諸如“戲曲出圈”“曲高不再和寡”這些評論背后,仍默認著一種等級秩序,即,戲曲所代表的傳統文化高高在上,需借著偶像劇的臺階下金堂,走到觀眾中來。認為戲曲降低身段地親民以煥發又一春,這是對戲曲的現狀與歷史的雙重誤解。

            京劇在20世紀初擁有過強悍活潑的生命力,并不因其“曲高”,恰恰是因為它深扎于觀眾中,觀眾是拿真金白銀投票的。舞臺實踐不是靠“知己發糖”或天才藝術家拍腦袋。在“海棠紅”的年代,真實的“劇場流量王”梅蘭芳雖得達官的經濟支持和社會庇護,兼有齊如山等一票文人幫扶,但觀眾只看到他在臺前自由揮灑,很少知道幕后藝術家如履薄冰的思慮。他曾在晚年口述回憶錄時感嘆:“如果只靠一點聰明勁兒,憑空臆造,結果反而離開了藝術;我在40年里,哪天不想在藝術上有所改進?何嘗不希望一下子盡善盡美?可事實和經驗告訴我,這里天然存在著它的步驟和過程。”經典不是靠“祖宗之法不可變”地原樣拷貝,更不可能指望一蹴而就的魔鬼式改動,歷經數年甚至數十年難以與外人道的迂回“微調”,那才是真正的“傳奇的誕生”。

            首演《玉堂春》:遏制不住的新腔發展

            1911年秋天,梅蘭芳在北京西珠市口大街的文明茶園里演《玉堂春》,直到40年后他回憶起來仍覺得,“是值得紀念的。”他所難忘的是“新腔新調”在劇場里創造的熱烈氣氛。

            20世紀初,譚鑫培敢唱敢演,擷取各派優點,讓老生唱法有了很多變化空間,自成一派。與譚鑫培搭檔的青衣王瑤卿受到影響,隨之開始改良青衣唱腔的嘗試。梅蘭芳的伯父是譚、王二人的合作琴師,所以他教梅蘭芳的《玉堂春》,唱法基本來自王瑤卿。這是一出“骨子老戲”,但梅蘭芳學到的唱法,跟老腔老調有很明顯的不同,在當時算是“新編”。王瑤卿登臺唱過,觀眾分成涇渭分明的兩派,有覺得好聽、希望繼續改革改良,也有嗤之以鼻的。少年梅蘭芳很敏感地意識到“時代前進,藝術也會往前趕的,一部分觀眾的主觀看法,遏制不住新腔。”果然,王瑤卿和他的學生們用了不到10年,就讓青衣新腔傳遍戲曲界。

            梅蘭芳是在這樣的大環境里登臺首演《玉堂春》。當天,伯父親自為梅蘭芳操琴,特別興奮。演到“請醫”這場,青衣不在臺上,場上只是一個醫生露面,對王金龍磕頭,然后按脈開藥,走個過場,全程沒一句唱。梅蘭芳卻在側幕聽到喝彩四起,原來是伯父拉琴興起,借來梆子腔的曲牌“寄生草”,觀眾聽老琴師拉出新曲調,脫口而出地叫好;扮醫生的演員也臨場應變,看出觀眾喜歡聽胡琴發揮,就故意在臺上添些身段,拉長時間,讓琴師盡興。觀眾的情緒被老演員的即興發揮掀動起來,之后看到年輕的梅蘭芳再出場,聽著青衣新腔,便一句一喝彩,從大段西皮起到唱完,整個劇場沉浸在熱烈的氣氛中,這對新演員而言是很溫暖也很振奮的演出經歷。

            許多年后,一些老觀眾還能和梅蘭芳聊起那場演出,僅僅一段琴聲的回憶能讓人心醉幾十年,可見成功的創新所產生的能量,是深遠的。

            新編 《嫦娥奔月》:藝術哪能站著不動呢

            1910年代的劇壇競爭激烈,演員各自沒些新編戲,很難在市場上競爭上游。梅蘭芳在上海的第一次演出后就有了排新戲的想法。到第二次上海巡演時,“遠東演藝之都”給他的壓力簡直讓他焦慮:“我了解了戲劇的前途是跟著觀眾的需要和時代的變化,我不能站在舊的圈子里,受它拘束。”

            一旦下了決心放手去做,梅蘭芳的行動力驚人,從1915年4月到第二年9月,18個月的時間里他密集創排《宦海潮》《鄧霞姑》《一縷麻》《嫦娥奔月》《黛玉葬花》《千金一笑》等新編戲。關于《宦海潮》等時裝劇,時過境遷以后他不諱言“相當困難”“英雄無用武之地”,自然“不多排”。至于有人質疑《天女散花》《黛玉葬花》“是士大夫奪取了民間的東西,將梅蘭芳罩上玻璃罩,做起紫檀架子”,梅蘭芳不曾正面回應,只在晚年說了這么一段話:“現在各劇種都會演古裝戲,觀眾對妝面打扮司空見慣。可是我當年初創時,一改再改,耗盡了許多人的心血。大凡任何一種帶創造性的工作,外人只覺得還過得去,里面實則是煞費經營。”

            排《嫦娥奔月》的初衷是做一部中秋節的應節新戲,當時是七月初七的晚上,梅蘭芳在演出散場后和朋友們吃夜宵。急性子齊如山當天晚上寫出提綱,李釋戡用了不到一星期寫成劇本。

            老戲里沒有嫦娥的戲,她的扮相成了難題。梅蘭芳主張,仙女一定要符合甚至超越觀眾心中 “理想的美麗”,所以他一開始就不考慮傳統青衣的戲服,決定別開生面地到仕女圖中找造型參考,讓舞臺上出現一個“畫中美人”。行頭前后改了三稿,定稿的版本是上身穿淺珊瑚色短襖,下面白色長裙系在襖子外,不同于老戲服的短裙系在襖子里。發型是他當時的夫人王明華設計的,正面梳兩個髻,上下疊成個“呂”字,斜插一根長玉釵。正式演出時,梅蘭芳大膽地把電光用到戲曲舞臺上,用白光照亮嫦娥的身形,“翠袖霓裳新換罷”,是很唯美的。

            梅蘭芳從不諱言《奔月》是個特別簡單的戲,只是在舞臺上再現了工筆仕女圖里登峰造極的美。“我不是成心要做這么簡單,只是在初創階段,這已經用盡了我的智慧能力,我的經驗和學歷都不夠豐富,只能做到那個地步。”他很明白《奔月》的局限,卻不后悔有過那番嘗試。他大膽推陳,實現京劇舞臺演出的新風貌,他也巧妙傳承,把老戲《虹霓關》里旦角對槍的身段改編成《奔月》的舞蹈,亦新亦舊之間,他看清了一生的努力方向——吸取前輩留下的藝術精粹,配合自己的功夫和經驗,循序進展。藝術不會站著不動,總像后浪推前浪的往前趕。

            在梅蘭芳成為一代宗師后,有老觀眾多次看他演《貴妃醉酒》和《宇宙鋒》,不明白他為什么總是在改身段。他說:“我哪里是成心想改,只是唱到哪兒演到哪兒,有了新的理解,就會有變化。每出戲的大梁不能改動,但表演的功夫和火候是慢慢成熟的。我的戲,是逐漸改成功的,它們不存在最后的定本,因為藝術永無止境,我不斷地演,就會繼續地改。”

          來源: 文匯報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責任編輯:虞鷹

          共1頁
            網友評論 更多評論>>>
            網友: 密碼:   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已有( ) 條評論 剩余 字 驗證碼:    
           
          相關文章
             
          ·前門緣何戲園多
          ·20世紀50年代黨領導消滅血吸蟲病的歷史經驗
          ·古時大運河與通州“抗疫”
          ·從中國歷史看對外開放
          ·一所大學與一條大河的款款深情
          ·你知道廣州曾是座炮臺城市嗎?(上)
          ·沒有顏料管 就不會有印象派畫家
          ·1951年至1977年林風眠在上海的藝術之路
          ·聞一多與《七子之歌》的故事
          ·《送瘟神》的精神內涵
          ·紫禁城設計者究竟為何人
          ·全球史視角下的1918年大流感
          ·“龍抬頭”不僅僅是理個發
          ·千年彌撒 世界名畫里的“戰疫史”
          專題
            更多
          ·2019金豬賀歲
          ·臺灣著名詩人余光中先生病逝
          ·年終專題:2017文化樂章
          ·聚焦金磚國家文化節
          ·青海可可西里、福建鼓浪嶼申遺成功
          ·我國首個“文化和自然遺產日”
          文化熱點
            更多
          ·關于古代青銅器的這些名稱,你都念對了嗎?
          ·關于青銅器文化的冷知識,你了解嗎?
          ·中華傳統文化思想在抗疫中發光
          ·2019年度中國古生物學十大進展發布
          ·最古老也最有用的防“疫”利器,竟然是這個
          ·探秘河姆渡文化:造型獨特的原始藝術品
          文化視野
            更多
          ·世界讀書日:“閱讀的力量”溫潤心靈
          ·《鬢邊不是海棠紅》:聚焦京劇 弘揚國粹
          ·《清平樂》:展現古樸簡約脫俗的宋韻之美
          ·音樂傳遞愛與希望 中外音樂界共同戰“疫”
          ·疫情當前分餐恰逢其時
          ·六百歲故宮2020年首開直播
          文化365
             
          ·農歷鼠年“閏四月”罕見 這樣的年份21世紀僅
          ·清明,是怎么從節氣變成節日的?
          ·隆冬向暖春遞進:“二十四番花信風”有何講
          ·古人就分餐嗎?分餐制與中華傳統文化
          ·林岫:福瑞迎祥話鼠詩
          編輯推薦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·博物館智慧時代 數據資源轉化為云端文化“
          ·北京地區博物館5月起可陸續恢復開放 暫不接
          ·北京立法治理不文明行為 向頑癥痼疾說“不
          ·世界文化遺產能給我們什么?
          ·中國國家博物館推出首個云上展覽“永遠的東
          ·耳朵代替眼睛“閱讀”:你會成為“聽書”一
          ·國圖啟動中國戰“疫”記憶庫建設
          文化博覽
           
          造人補天有女媧
          高山流水
          新聞排行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圖片新聞  
            老照片   更多
          中華文化
          文化信息 | 文化觀察 | 文化熱點 | 文化視野 | 文化博覽 | 文化人物 | 考古發現 | 文明探源 | 古今雜談 | 文史知識 | 文化交流
          | 演出信息 | 史事留痕 | 國學經典 | 尋根
          ---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---
          A片毛片免费视频在线看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品尚网